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岳飞网爱国者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754|回复: 0

说岳血泪满天飞——碧血丹心朝天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2-4 14:20: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按:作者:冯八飞 笔名虎头,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外语学院德语系教授,并非宋史专家,只因互联网上有人标新立异,妄议岳飞,因而义愤填膺,拍案而起,要誓说岳飞。在“文化中国”栏目中讲述《精忠岳飞》,著书有《谁杀了岳飞》。


   八飞说岳飞 血泪满天飞——碧血丹心朝天阙

绍兴十二年除夕岳飞就义临安,遗体草葬大理寺墙角,当夜狱卒隗(音委)顺冒灭族之险负岳飞越出城门,埋于临安(杭州)西北钱塘门外九曲丛祠旁北山山麓,伪称“贾宜人坟”(“宜人”是皇帝给五品官正妻的封号),并将岳飞所佩玉环系于腰下,栽两棵桔树为志。隗顺死前将这一惊天秘密暗授其子曰:岳帅精忠报国,必会沉冤昭雪。
    隗顺,这个连生卒年月都没留下的狱卒,凭此一背走入中国历史。
    岳飞身后秦桧执掌相位14年,宋高宗又活了41年。21年后,绍兴32年(1162)宋高宗禅让帝位给宋孝宗赵慎,宋孝宗即位后一月即下诏追复岳飞官职,改葬西湖栖霞岭,此即杭州西湖畔的“宋岳鄂王墓”,并为岳飞建“忠烈庙”于武昌城东,将岳飞修入宋史列志传记。起初杭州岳庙只是衣冠冢,后来宋孝宗下诏征寻岳飞遗体,隗顺儿子上报葬所,岳飞这才隆重迁葬栖霞岭。两年后宋孝宗再赐北山智果院为褒忠祠,与墓一起组成现在的岳庙,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占地15,700平方米。到清朝道光年间重修岳墓,多方寻找后在杭州众安桥螺丝山下扁担弄内红纸染坊旁找到隗顺葬岳飞原址,清光绪二年(1876)在此修建“忠显庙”,杭州人通称“老岳庙”。
    宋孝宗下令建岳王庙时宋高宗还没死。想当初宋高宗伙和秦桧谋杀岳飞,知道此事宣布就要震动全国,于是广为公告岳案是“诏狱”,判决书恶狠狠地说“仍出榜晓谕:应缘上件公事干涉之人,一切不问,亦不许人陈告,官司不得受理”,青面獠牙不许任何人替岳飞上诉。尽管如此,文武百官仍络绎不绝为岳飞求情。福建百姓范澄之上书尖锐指出岳飞冤死就是因为秦桧乞和,南宋只有岳飞能抗击金军,“岂可令将帅相屠,自为逆贼报仇哉!”跟洪皓一样,范澄之跟岳飞也素不相识,连饭都没吃过岳飞一顿。韩世忠早任闲职,关门谢客,连老部下都不见,此时却拍案而起前去质问秦桧。秦桧阴阳怪气地说:“虽然岳云写信让张宪谋反这事儿并不肯定,但此事莫须有(有个影儿就算)”。韩世忠“艴然变色”,愤愤不平地说:“‘莫须有’三字何以服天下!”
    韩世忠实在太傻太天真。宋高宗与秦桧在乎什么“服天下”?天下不服,杀就是了。不知道天下谁的?
    只要金人高兴就好啦。
    秦桧二相执政17年,冤狱多如牛毛,但岳飞冤狱诛戮之惨,株连之广,首屈一指。秦桧这个寒门学子多年钻营终于爬上来啦,照例翻身变成迫害狂,而宋高宗这个才子对秦桧制造的冤狱一般都假惺惺遵守宋太祖誓约,乐意扮演宽宏市恩的好人,惟独对岳飞冤狱凶相毕露,疯狂超过秦桧。
    首先被秋后算帐的就是“矫诏”放岳家军第四次北伐的李若虚。宋廷公文斥骂“你这个小丑,屁本事没有,却轻佻行事,不守规矩,小人得志,象奴隶一样侍候岳飞,咬牙恶咒,切齿痛恨,一看就是秦桧亲笔。李若虚被贬安徽徽州后继续议论时政,被加重处分,最后饮恨死于徽州。
    参与审讯岳案的大理寺丞李若朴(李若虚之弟)、何彦猷和大理寺左断刑薛仁辅都反对岳飞冤狱,统统罢官。岳案直接凶手万俟卨还联名一堆儿官儿弹劾前任何铸,说他“日延过客,密议朝政,以欲缓岳飞之死”,“使亲旧腾播”,“谓议狱不合”,反对岳案判决,何铸于是被贬职。万俟卨又攻击荆湖北路安抚使刘洪道听到岳飞被罢宣抚使“顿足抵掌,倡为浮言,簧鼓将士,几至变生”,于是刘洪道被流放广西柳州,终身没能再复官。
    接替岳飞的岳家军都统制王贵转发王俊诬告状,已算帮凶,宋高宗却仍不放心,授意在岳案判决书中说他烧毁岳飞写给他的谋反信。王贵天天晚上睡觉一脊梁的汗:早晚论起来,这就算毁灭谋反证据啊。他知道再恋栈死无葬身之地,赶紧称病辞职,宋高宗顺水推舟,立委虚衔侍卫步军副都指挥使,添差闲职福建路马步军副都总管,领双份高薪赋闲,死后更追赐节度使,备极哀荣。
    王贵因此善终,但也因此成为岳家军五虎上将中最不受人欢迎的一位。
    王贵下台后,经张俊举荐,田师中接掌岳家军。这田师中是个恶质马屁精,恨不得用舌头拍张俊臀部。张俊儿子早死,他就替张俊善后,娶了张俊的守寡儿媳,图的就是能直接叫张俊“阿爹”,因此江湖人称“大男田师中,小男杨沂中”,意即他在张俊面前比真卖命替张俊打过几次胜仗的杨沂中地位还高。田马屁接掌岳家军,连岳案帮凶、岳家军旧将傅选都不服,上任时只好特调蜀兵数千护身,到任后即忠实执行秦桧意图大肆裁减遣散岳家军。他接手时岳家军超过10万,为诸军之冠,到任几年后杨存中的殿前司军7万余人已为“天下冠”,可见那时岳家军人数已经少于7万了。
    张俊衔宋高宗与秦桧之命打倒岳飞和韩世忠,在镇江枢密行府直接指挥韩家军,“小男”田师中接掌岳家军,俨然“独掌天下之兵”,乐得脑袋里面的血管差点儿全爆。谁知没过几天,绍兴十二年(1142)即冷不防被秦桧暗中唆使殿中侍御史江邈弹劾,说他小儿子杨存中卫戍首都,大儿子田师中在长江上游指挥岳家军,他自己指挥韩家军,将来一旦内外呼应起兵谋反,祸不可测,堪堪以张俊陷害岳飞和韩世忠之道还治张俊之身。张俊这才知道自己得意之中已经入瓮,加之害人太多,民愤极大,吓得俩眼儿乌青,以为必死无疑,幸亏宋高宗出来唱白脸,拍胸脯力保张俊不会谋反,却“照准”他辞职赋闲。害完岳飞和韩世忠,张俊自己也走到政坛尽头。但宋高宗心里清楚他跟岳飞完全不是一回事儿,因此从来没有打算杀他,罢他兵权后还专门率秦桧父子去他家吃饭,张俊荣华富贵至死。
    《说岳全传》说牛皋活捉金兀术,骑在金兀术身上哈哈大笑,“虎骑龙背,气死兀术,笑死牛皋”。其实不确。岳飞死后牛皋一直非议绍兴和议,于绍兴十七年(1147)在仁和县(杭州)被田师中借口宴请大将下毒害死。这位年已61岁的抗金老英雄遗言“恨只恨宋金和议,不能马革裹尸而死,却碌碌死于家中!”牛皋死后被宋高宗假惺惺封为辅文侯,其墓在杭州西湖栖霞岭北剑门关畔的紫云洞口,位于黄龙洞景区内。
    岳家军五虎上将之一董先因为没有参与诬陷岳飞,被田师中迫害,一路贬官,后郁郁终于鄂州(武汉)。
    岳飞秘书于鹏和孙革被诬为岳飞起草给张宪的谋反信(虽然这封信其实从来没找到),岳家军驻京办主任王处仁和武将蒋世雄向岳飞秘报王俊诬告,被革职、流放或编管。秘书张节夫为岳飞起草谢表反对和议,豪言“唾手燕云”,宋高宗把他痛木了,亦被流放。岳家军参谋长朱芾被诬“阿谀岳飞,坐阅贯盈之恶”,明知岳飞谋反不报告,被贬职。只有当初劝阻岳飞奏请立皇太子的前任参谋长薛弼圆滑世故,与秦桧和万俟卨都有交情,躲过一劫。
    不仅岳家军旧部,连同情岳飞的自家人宋高宗也要整。绍兴九年第一次绍兴和议后金军归还河南,宋高宗让亲叔齐安郡王赵士左亻右褭(音侵)去西京河南府(洛阳)察看宋家皇陵。这位正宗“皇叔”因宋高宗令岳飞支付此行费用而见过岳飞,深为岳飞精忠报国所动。岳案发生后在皇族中德高望重的他对宋高宗说:“没收复中原就杀岳飞,等于把宋徽宗和宋钦宗抛在脑后,不愿收复中原啊。我愿以全家百口保释岳飞”,说破宋高宗心事,被亲侄子宋高宗授意台谏官弹劾,说他身为皇亲国戚结交大将,一脚踢出临安府,贬居建州(福建建瓯),抑郁而死。
    岳飞和张宪家属分贬广南(广东广西)和福建路(福建)监视居住,每月要向宋高宗本人提交报告,还不准他们同时出发。两家都被抄家,令宋高宗大失所望的是,张宪跟岳飞是一个模子倒出来的,抄了两个顶天大官儿的家,竟没抄出什么钱来。而秦桧每年接受的贿赂就是数十万,家里的钱比宋高宗家还多几倍!
    岳飞遇害时夫人李娃41岁,岳云夫人巩氏22岁,长幼孙岳甫4岁,岳大娘3岁、岳申1岁。次子岳雷16岁、次媳赵氏及次房幼孙女岳二娘1岁,统统随李夫人充军岭南。解押时起初还不让年幼的岳甫、岳申等与其母巩氏一并上路,巩氏因此气得准备自杀,还是李娃说“你想让岳家断后吗?”,才让巩氏放弃了这个念头。
    长女岳安娘22岁,嫁给高祚。三子岳霖年12岁,去向有两种说法:一种说法讲岳霖由岳飞旧友贡文宪隐留家中,为保孤贡文宪连秣陵关总镇官儿都不当了,潜居丹阳紫阳渡(丹阳培棠柳茹村)。另一种说法讲岳霖被流放岭南。
    二女岳银瓶,年11岁,通书史,知大义,闻父被难,口啮指血上书辩父冤,为奸臣所阻,遂抱银瓶大哭投井而死,后人誉为孝娥。
    四子岳震7岁,五子岳霆4岁,居九江沙河家中,岳飞父子遇害噩耗传来,家人拥其潜过长江,改姓鄂,隐居于湖北黄梅大河之滨,后迁杨梅岭山区聂家大湾,这才躲过秦桧迫害。
    所有岳家人都拚命牵连入罪,所有帮凶却都升官发财。出首诬告的王俊升正任观察使,虽然只是个闲职,但王俊血口喷人疯狂整死张宪,凸显君子永远斗不过小人之中国优良传统。直接凶手万俟卨当年就升了参知政事(国务委员),后与秦桧交恶被罢,绍兴二十五年(1155)秦桧死后万俟卨复任参知政事,第二年即升为右相,但因实在缺德冒烟儿,老天看不过眼,刚升宰相就挂了,宋史称其“无异于桧”,至今反剪双手跪于岳飞墓前。
    作恶者都明白自己在作恶,因此作恶者实际上都很可怜,虽然作恶时狼心狗肺,肆无忌惮,心黑手辣,机关算尽,但作恶后一律胆小如鼠,讳莫如深,心虚胆怯,推卸恶名。宋朝讲究“祖宗之法,万世不可改易”,按宋太祖“碑誓”,宋高宗杀岳飞,违背宋太祖碑誓,严格说起来就算不肖子孙。宋高宗一辈子只开三回杀戒,第一次杀张邦昌,第二次杀陈东。第三次杀岳飞。第一次杀张邦昌,虽然天下皆曰可杀,他却愀然不乐,但后二次都深刻体现了作恶者推卸责任的无耻丑态。
    陈东(1089—1127)是润州(镇江)人,太学生(社科院研究员),靖康元年(1126)连续4次上书宋钦宗要求诛杀“误国六贼”蔡京、梁师成、李彦、朱勔、王黼和童贯,终为国家除害,名动中原。靖康之耻金军第一次围攻开封,宋钦宗罢免主战派李纲,陈东率太学生和开封军民十余万到宣德门外下跪伏阙上书,宋钦宗被迫恢复李纲职务,再次名震全国。建炎元年(1127)五月初一21岁赵构在南京应天府(河南商丘)登基称帝,为秀清明政治,5天后任命李纲为相,10天后下诏陈东赴应天府进言。但等陈东走到商丘,在位仅75日的李纲却因与主和派政见不一已被罢相。陈东和李纲素不相识,却再次挺身而出,连续3次上书宋高宗要求罢免奸臣黄潜善和汪伯彥,恢复李纲职务,还都开封,北伐击金。黄潜善和汪伯彦把他痛木了。此时抚州(江西)百姓欧阳澈徒步北上到达商丘伏阙上书,痛斥当权者误国,言辞激烈。黄潜善和汪伯彦于是密奏宋高宗,说欧阳澈指责宋高宗好色,同时牵连陈东,说陈东反对宋高宗父兄未死就登基。宋高宗好色如命,最后搞到连孩子都生不出来,却最恨人家说他好色;父兄未死即自行登基更是心中最大疮疤,绝对不能碰,遂大恨,点头示意,八月二十五官府捕杀陈东和欧阳澈于市,陈东年仅42岁,欧阳澈31岁。
    宋高宗本来登基称帝就不明不白,现在抗金复国屁嘛儿没干,先罢名相李纲,再杀名满天下的直士陈东,顿时招致全国口诛笔伐,形象大黑。宋高宗像所有皇帝一样,又要杀人又怕担恶名,陈东与欧阳澈死后他马上表示此乃黄潜善和汪伯彦背他所为,黄汪却到处暗示自己“奉上意而行”,黄潜善见到捕杀陈东的商丘市长孟庾还当众责备他滥杀无辜,倒霉的孟庾只好一声不吭。刘豫得知此事后大喜,3年后他迁“大齐”首都于金军攻占的商丘,马上封陈东为安义侯,欧阳澈为全节侯,拨专款建双庙,向中原百姓揭发宋高宗“无德无道”,根本没资格当皇帝,搞得宋高宗只好亲自主持为两人平反,赐官祭墓,沉痛检讨自己“昧于治体,听用非人,至今痛恨之。虽已赠官推恩,犹未足以称朕悔过之意。”
    其实,杀陈东和欧阳澈,主凶就是宋高宗。第一次绍兴和议后金人归还商丘,宋高宗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授意拆毁刘豫为他们所建双庙。
    宋高宗杀陈东,即15年后杀岳飞的预演。

    看官须知,宋朝大官的儿子当官可以通过“荫补”,但寒门学子想当官只能通过科举。在宋高宗与秦桧淫威之下,宋高宗朝应试必须颂扬宋高宗投降政策,学子们只能揑着鼻子写一大堆违心的话,即使朱熹、张孝祥这些大文人也不例外,但他们自己心中很明白这些文章的价值,张孝祥自编《于湖居士文集》就没收入他被宋高宗钦点中状元的那篇策文。
    与此相反,歌颂宋高宗谋杀岳飞正确,就变成了梦想升官发财的小人立马见效的捷径,其中以孙觌(音敌)为典型。孙觌是宋徽宗大观三年(1109)进士,幼时颇得苏东坡器重,文采过人,但历史气场却跟苏东坡没得比,是个不可救药的官儿迷,一辈子照死里逢迎当权者,早年依附奸相汪伯彦和黄潜善诋毁李纲,靖康之耻时帮着写降表。绍兴元年(1131)他代理临安知府(杭州市长)不到一年就因盗用军费被免职,为了赢回宋高宗垂青,他又玩儿命阿谀万俟卨,诋毁岳飞说:“而干戈铁钺,亦未尝有所私贷,故岳飞、范琼辈皆以跋扈赐死”。孙觌这席话非常恶毒。明受之变时范琼统领“八字军”,苗傅和刘正彦被抓后他居然出面为他们讲情要求不杀,认真说起来算谋反。把他与岳飞并列,等于坐实岳飞谋反。可范琼被杀时建康(南京)全城欢欣鼓舞,而岳飞被杀时“天下闻者无不垂涕”。孙觌才高八斗,难道不知道范琼与岳飞的区别?然而他依然昧着良心说这个话,可见这个进士的卑鄙无耻,虽然他卑鄙无耻确实达到了宋高宗的要求,但人缘实在太烂,结果终生再也没在官场上有什么进步。
    尽管涂改历史似乎很成功,但宋高宗深知岳飞不是陈东,因此非常害怕被钉上历史的耻辱柱,于是这个有才气没骨头的皇帝重演谋杀陈东故伎,在岳飞死后到处暗示这事儿是秦桧干的,表示当时自己受制于秦桧,根本不能独自作主,秦桧死后他更是差不多正式宣布杀岳飞乃秦桧“矫诏”。
    建炎元年(1127)到绍兴十二年(1142)正是宋金且和且战,南宋抗战派和投降派斗争激烈白热化时期,这也正是岳飞投身抗金到被害的时间。秦熺在绍兴十三年前将这部分国史日历编撰完成。《建炎以来系年要录》(李心传)和《三朝北盟会编》(徐梦莘)都是关于宋高宗朝重要史籍,它们都肯定岳飞,但关于岳飞的记述都残缺不全、错漏百出。李心传和徐梦莘是相当严肃的史家,这些问题主要拜宋高宗大兴文字狱、秦桧严禁私史和秦熺大肆篡改官史之赐。
    秦桧在宋高宗默许之下发动整个国家宣传机器,倾全国财力、人力与影响力,官史颂宋高宗即“大功巍巍,超冠古昔”,赞秦桧则“大节孤忠,奇谋远识”,诋毁岳飞均“稔成罪衅”,“逆状显著”。后来宋孝宗的三个定谥文件《忠愍谥议》、《武穆谥议》和《武穆覆议》也明确说:岳飞功劳国人皆知,却无法在官史中找到根据。可见秦禧同志的工作还是颇有成绩的。要按官史,宋高宗和秦桧就是挽救中国的民族英雄,而岳飞则是拥兵谋反的最大叛贼。奇怪的是进入21世纪后有不少“独醒”也来抢拾秦桧余唾,举官史而否岳飞,而这些“独醒”通常是逢官必反的,是为21世纪初中国之咄咄怪事。
    然而,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不过百余年,随着宋朝的消亡,宋高宗的官史便成为“满地黄花堆积”,“如今有谁堪摘”。涂抹官史和严禁私史之后,宋高宗竟认为文过已经饰非,万世万代看见的宋史,就是这样了。宋高宗和秦桧如此聪明绝顶的人,会如此愚蠢地把历史看作自家丫鬟,认为自己想怎么糟蹋就怎么糟蹋,绝不会有人出来说个不是,只能让人感叹“利令智昏”。封建王朝皇帝的可悲也在于此。根本不用等到万世万代,就在宋孝宗接班后,有个名叫林升的诗人在临安过夜,在旅店墙上题诗一首《题临安邸》:“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做汴州”,就算给宋高宗盖棺论定了。
    岳飞背刻“精忠报国”流传万世万代,配飨中国与中国百姓。
    宋高宗背上刻的却是“直把杭州做汴州”。
    这,是中国百姓的一致意见。
    这林升连芝麻大的功名都没有,跟《说岳全传》作者钱彩一样,哪年生的哪年死的都查不到,却凭这首小诗走入中国历史。
    可见中国百姓多么仇恨风流才子宋高宗大皇帝。
    人民,不仅是创造历史真正的动力,更是书写历史的史官。

    宋孝宗之后,南宋历代皇帝更是频频给岳飞加封,可见岳飞忠良,是南宋天子他们家的共识。嘉泰四年(1204)五月二十日宋宁宗皇帝追封岳飞为鄂王,圣旨曰:“岳飞忠义殉国,风烈如存,虽巳追复原官,未尽褒嘉之典,可特与追封王爵”。五月二十一日三省同奉圣旨:“追封鄂王、左札付故迫封鄂王本家”。岳飞就此封王,因此杭州岳庙里的岳墓全名为“宋岳鄂王墓”。看官须知,绍兴四年(1134)32岁岳飞被宋高宗封为“武昌县开国子”,到第二年二月即升为“武昌郡开国侯”,九月升为“武昌郡开国公”,可是到69年之后,才终于称“王”。这公侯伯子男并非官职,而是爵位。宋代爵位共有王、嗣王、郡王、国公、郡公、开国公、开国郡公、开国县公、开国侯、开国伯、开国子、开国男12等,其中郡王以上只封给赵家皇室人员,皇子和兄弟封“亲王”,即与皇帝有直接亲属关系之王也。亲王之子承嫡者为嗣王。宗室近亲承制特旨者封郡王。岳飞被封为“王”,是很高的荣誉。
    宝庆元年(1225年)二月三日宋理宗赵昀赐谥岳飞太师,并终于给了岳飞大臣最高的谥号“忠武”。宋景定二年(1261年)宋理宗又改赐岳飞谥号“忠文”,没有说理由,诏书只说曰“岳飞改称忠文”,大约是觉得岳飞文字也不弱。
    不仅如此,后来连岳飞曾祖父、祖父与父亲岳和都封了太师等大官儿,老婆李娃死时被宋孝宗赐以国葬,算是备极哀荣。
    最有意思的是,宋朝已经完蛋了,但后来历代历朝的皇帝继续加封岳飞,元至正九年(1349)元惠宗皇帝封岳飞保义,诏书曰:“岳飞封加赐保义,余如宋”;
    明洪武九年(1376年)明太祖朱元璋下诏令岳飞配享宋太祖,就是说他认为宋高宗配不上岳飞。
    明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明神宗封岳飞为“三界靖魔大帝”,岳飞从此连魔界的事儿都要管啦。
    清乾隆多次造访杭州岳庙,亲自撰写《岳武穆论》,他非常赞赏岳飞的名言“文官不爱钱,武官不怕死”,亲自题诗“两言臣则师千古,百战兵威震一时”。乾隆号称写诗两万多首,多为烂诗,只这两句,无论辞句还是立意,都还可以拿到桌面上来说一说。
    连清朝的慈禧太后也为岳飞题匾“忠灵来泯”。这是慈禧太后对中国做出的最伟大的贡献。
    但是,所有这些历代皇帝的封赏,都不能决定岳飞历史地位。
    决定岳飞历史地位的,是人民。
    我们平时老看见当官儿的,所以经常怀疑人民是否存在,我自己到底是不是人民。其实仔细读历史咱们就知道,只有人民才能决定历史,篡改历史,销毁资料,屁用都没有。
    宋孝宗为岳飞昭雪,直接改善岳飞子孙生活和社会地位,对他们非常重要,但对岳飞却并不重要,因为在民间根本不需要给岳飞平反,查遍宋朝史料,除了那些欲火焚身的无耻文人之外,从来没见过老百姓骂岳飞叛国的。恰恰相反,岳飞遇害后杭州市民莫不哀痛悲悼,不少人泣不成声,“下至三尺之童”都唾骂秦桧。宋廷将岳飞狱案“令刑部镂板,遍牒诸路”,广告岳飞叛国,想把岳飞搞倒搞臭,反激发百姓痛悼岳飞。岳飞死后一年鄂州军(岳家军)将领前往武昌郊游,有军士吟诗一首“自古忠臣帝主疑,全忠全义不全尸。武昌门外千株柳,不见杨花扑面飞”,隐指岳飞冤案,将士闻之潸然泪下,郊游废然而止。20年后金海陵王完颜迪古乃南侵,御史中丞汪澈到武汉动员军队抗金,岳家军将士联名上状,要求为岳飞申冤,“哭声如雷,万众大呼:为我岳公争气,效一死!”汪澈劝慰多时方止。岳飞身后江南百姓家家户户张挂岳飞像,奉祀不衰,民间广泛流岳飞传说,鄂州(武昌)城内旌忠坊特为岳飞设立忠烈庙。
    岳案平反后三子岳霖途径赣州(即当初岳飞力抗宋高宗命令拒绝屠城的虔州),“父老帅其子弟来迎”,个个泪流满面,说:“想不到今日能重见岳帅之子啊!”他到荆湖北路(湖北)上任,鄂州(武昌)军民闻讯后“设香案,具酒牢,哭而迎”,其中一个老妇,其丈夫、儿子和女婿都因违纪被岳飞所斩,但她仍然深切悼念岳飞。词人刘过在《六州歌头》中写道:“过旧时营垒,荆鄂有遗民,忆故将军,泪如倾。”袁甫也写诗说:“儿时曾住练江头,长老频频说岳侯:手握天戈能决胜,心轻人爵祗寻幽。”
    “南宋苏武”洪皓被金人扣留15年,完颜粘罕逼他去刘豫的大齐当官儿,当场被拒绝,粘罕大怒,差点把他斩首,后流放到金国最寒冷的冷山。绍兴十三年(1143)金熙宗喜得贵子大赦天下,洪皓得归南宋,面见宋高宗时说起岳飞遇害,大岳飞15岁的洪皓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当着宋高宗的面失声痛哭。其实洪皓一辈子都没见过岳飞,他完全是为岳飞伟大的爱国情操所感召。当年金人贵族得知“岳爷爷”死耗,个个欢天喜地,把酒相庆,当时被扣押的洪皓心如刀割,吞声抽泣。相对孙觌的丑恶表演,洪皓的表现当然无法赢得宋高宗欢心。虽然他忠声满天下,宋高宗不能杀他,但从此却遭到秦桧迫害,官场一直不甚得意,在秦桧死前一天去世。
    宋高宗不顾千古骂名悍然谋杀岳飞,是因为他内心最坚定的信念:甭管你多牛,你还是我家奴才,我说句话就能杀了你。你就杀不了我,你连杀我的心都不敢有,否则就是“不忠”,不仅自己良心通不过,还将遭万世唾骂!
    朕,即国家。
    You know了吧?
    在宋朝这个战场上,才高八斗的宋高宗完胜岳飞。
    因为,宋朝本来就是他家地盘儿。
    但宋高宗不明白,宋朝迟早要灭亡。在决定历史的“民心”这个战场上,宋高宗完败,大败,溃败,一败涂地。
    因为,国家并非朕,国家,甚至不是北宋或南宋管辖的那块土地。
    犹太人曾一千多年没有国土,但以色列国,仍然存在于犹太人心中。
    国家,是人民!活在当下的人民。
    即使皇帝像宋高宗一般才高八斗,权倾海内,他也无法跳进每一个老百姓的心中去挖出岳飞,把宋高宗和秦桧的伟大形象植入进去。
    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这句话,不是开玩笑的。曹操杀收留他的父亲结义兄弟吕伯奢全家,是因为“宁愿我负天下人,不愿天下人负我”。宋高宗杀岳飞,同理。他明知冤杀岳飞,却明知故犯,就是为了防止岳飞任何黄袍加身的可能性。仅仅因为这小小的可能性,已经足以造成杀身之祸了。而且,我就是冤杀你,又怎样?被冤杀的又不止你一个,顶多日后再给你平反,难道还能影响我宋高宗的统治和日后名声?
    像所有的皇帝一样,宋高宗想错了。
    决定岳飞历史地位的不是他,而是中国百姓。
    著名德裔美国汉学家卫德明(Hellmut Wilhelm)出生于青岛,三、四十年代曾任教北京大学,后来执教美国西雅图华盛顿大学。这个研究易经的严谨学者,专门写了一部《岳飞传》,他说:“岳飞的生命就这样了结,但他在中国历史及中国传统中扮演的角色却永不了结。他为自己、他的军队和他的事业创造了传奇。他虽未能借此拯救自己或他的国家,却为后代树立了一个使人信服的典范。作为一个曙光初现的新时代英雄,让我们借康培尔(Campbell的一句话来形容他:岳飞分担了‘最严酷的考验,不是在他所属种族的胜利得意时光中,而是在他个人失意沈默中。’”
    往事虽然如烟,但却并不如烟。残酷的宋金战争早已成为历史陈迹,女真人也早已成为中国人,少量留在东北的女真人(后金)即后来清朝满族的祖先。
    然而,岳飞却并未灰飞烟灭。岳飞有很多传说和神话。我们也知道它们是传说和神话。
    例如精忠柏。
    杭州岳庙入口处有座“精忠柏”亭,亭中陈列8段“精忠柏”,相传为大理寺风波亭畔的古柏,岳飞就义后此柏如遭雷击,当天枯萎,却历经数百年风雨僵而不腐,坚如磐石,被后人称为“精忠柏”,陈列岳庙。其实,经地质部门考证,“精忠柏”并非南宋古伯,而是一亿二千万年前的松柏化石。
    问题是,为什么老百姓会认这些化石为“精忠柏”?
    这就叫“活在人民的心中”!
    神话怎么啦?近日新闻报道,其实苹果并未砸到牛顿的头。据说这个神话是牛顿亲自参与炮制的。可是,没有牛顿,何来神话?
    苹果确实没有砸到牛顿头上。
    然而,他依然是牛顿。
    为什么没有秦桧的神话?万俟卨的神话?宋高宗的神话?虽然他们官儿比岳飞大,钱比岳飞多,睡过的美女更是岳飞成百上千倍,而且他们要岳飞死,岳飞就必须死。
    然而,他们谋杀岳飞之时,就是他们永远跪在岳飞坟前任人唾骂之日。
    他们活在人民的唾骂中。真没听说过“防民之口,胜于防川”?
    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
    历史人物的行为,都有历史局限。要求岳飞认识到宋高宗不过是一个封建独裁狂人,要求他像中国共产党人那样高喊“一切力量来自人民!”(《解放日报》1945年7月2日)举旗反宋,无疑脑残。
    历史是人民写的。人民对历史人物的评价,并不看他的所作所为是否符合皇帝的利益,端视是否符合人民的利益。
    宋孝宗传位给宋光宗后郁闷而死,宰相韩侂胄责备宋光宗对宋孝宗不孝,与宰相赵汝愚联手逼宋光宗禅让帝位给次子宋宁宗,后韩侂胄又让宋宁宗流放赵汝愚,从此独霸朝政,权势熏天,以“庆元党禁”禁绝朱熹理学,几乎无恶不作,跟秦桧一样是个权相。可是,与秦桧不同的是,他坚持北伐击金,并于1204年支持宋宁宗追封岳飞为鄂王。
    此事颇有意思,值得专门说一下。当时韩侂胄准备北伐金人,正好刘光世孙子刘伯震上奉要求封刘光世为王,但他单请封自己的爷爷为王怕挨骂,于是把岳飞名字写上作陪,结果韩侂胄大力支持,力促宋宁宗封刘光世为鄜王,封岳飞为鄂王。话说当年岳飞最看不起的大将就是刘光世,而且导致他与宋高宗分道扬镳的节点,正是刘光世免职之后刘家军是否合并到岳家军,可最后岳飞要封王,竟然得沾刘光世的光。终宋孝宗一朝,作为功勋后代的岳飞子孙,竟然连替岳飞要求封个王都不敢提,真是寒天饮冰水,点滴在心头。在岳飞封王2年之后,韩侂胄又支持宋宁宗削去秦桧的“申王”王位,谥号也从美谥“忠献”降为“缪丑”,制词(红头文件)痛斥秦桧“一日纵敌,遂贻数世之忧。百年为墟,谁任诸人之责?”
    韩侂胄这么做当然是为争权,但此时他争权的目的是北伐金人。当然他北伐也是为了建立功勋来掩盖自己的权相丑恶嘴脸,但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他毕竟北伐了。
    而北伐符合中国和百姓的利益。
    此后数百年韩侂胄都被视为奸臣。但后来史浩之子史弥远成为主和派首领,杀死韩侂胄,砍下人头送给金章宗,达成嘉定和议,历史从此把史弥远列入卖国贼。韩侂胄虽然被诟病几百年,但到20世纪初却被著名历史教授范文澜断为南宋名相,从此被多数史家认同。
    关键不是官史怎么写你。关键是你在百姓心中的地位。
    历史是怎么写的?
    历史是人民写的!
    看官须知,民国初年的倒袁主力护国军后来曾在四川百丈击败张国焘和徐向前的红四方面军,主力红军几乎覆灭,就是说,他们跟共产党算有血海深仇,然而在中国军史上,护国军仍以倒袁功绩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再举个例子。1937年10月15日刘湘被任命为第七战区司令长官兼任第23集团军总司令,奉命北上抗日。四川省政府秘书长邓汉祥等苦劝刘湘不必抱病亲征,刘湘却说:“过去打了多年内战,脸面上不甚光彩,今天为国效命,如何可在后方苟安!”结果上前线没几天就胃病复发,大口吐血,自知病体不支,写下“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两句杜诗,1938年1月20日在汉口去世,终年仅48岁,遗嘱无一字提及家事,大声宣布:“抗战到底,始终不渝,即敌军一日不退出国境,川军则一日誓不还乡!”刘湘这种老奸巨滑的军阀,不知道蒋介石令他抗战就是顺手消灭异己?可是山河破碎,哀鸿遍野,抗日当前,义无反顾,再算这种小帐,就是自己为自己定位为王八蛋。后来前线川军每天升旗官兵必同声诵读刘湘这段话,以示抗战到底之决心。1939年9月19日国家在成都为刘湘举行极隆重国葬典礼。受刘湘激励,抗战8年,300万川军穿草鞋北上抗日,全国抗日军队,有五分之一来自四川。
    在下也是四川人,无上荣光。
    其实刘湘就是一四川军阀,早年为袁世凯称帝卖命打过护国军,后依附蒋介石,并在“清共”与红军长征时屠杀过大批中国共产党人,也是跟共产党有血海深仇的。
    然而,抱病抗日,马革裹尸,符合中国人民的利益,也让刘湘的生命不致尽墨。
    2011年9月,秦桧故乡南京江宁博物馆新馆开放,内有秦桧坐像,网上恶评如潮。岳飞30世孙岳军等8位岳飞后人赶到江宁强烈抗议,博物馆当即撤下秦桧坐像,后来还承诺销毁。
    其实博物馆能否让秦桧坐下尽可以讨论,我的问题是:为什么岳飞后人一抗议,博物馆就得马上撤下秦桧坐像?岳军又不是江宁博物馆的主管领导!
    因为,岳军背后站着无数中国人。岳军并不重要,然而他代表着千千万万的中国人民,而人民热爱岳飞。世世代代的中国人民,在岳飞的传说与神话寄托了他们对中国英雄的所有希望。因此,说到底,岳飞是人民创造的。
    咒骂岳飞的人,其实就是咒骂人民的希望。
    这就是为什么骂岳飞的人,一般都会被骂死的原因。
    岳飞,是中国人民的希望。他戎马一生,北伐大齐,南平盗贼,力抗强金,佛挡杀佛,智勇双全。难得是的,他还文采过人。岳飞在那首史上第一《满江红》中提到的“天阙”无疑指宋高宗,然而,宋高宗一生反对北伐金人,而岳飞每个字都浸透北伐金人、还我河山的似铁承诺。
    最后,他用生命践行了自己的诺言。
    从这个意义上讲,他忠于的是中国国土,他忠于的是中国人民。
    这,才是这么多岳飞传说和神话的来源。
    21世纪的“天阙”,已经是中国人民,因为,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国人民才是国家的主人,而非哪个皇帝。杭州岳王庙大门正对西湖五大水面之一的岳湖,岳庙与岳湖之间矗立一座高大石坊,上书清代浙江巡抚许应嵘所题“碧血丹心”四个大字。
   
    遥想当年,岳飞第一次北伐即拿下襄汉,被宋高宗授与两镇节度使,皇帝恩宠有加,朝廷节节升官,本是人生顺境之最,可岳飞却并不开心,因为,他魂牵梦绕的地方,还在襄汉北边更北边。一天岳飞登上武昌—座高楼,凭栏俯瞰长江,仰眺远天,正是雨后天晴,阳光明媚,山河锦绣,长空灿烂。岳鹏举触景生情,思潮澎湃,满腔热血,喷薄汹涌,仰天长啸,化作流芳百世的千古长歌《满江红》,让我们厉声高颂这首史上第一《满江红》,就此暂别岳飞:
    “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
    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岳飞 岳飞网 岳飞官网 岳飞爱国者论坛 岳飞思想研究会 ( 渝ICP备19000161号  

GMT+8, 2020-2-19 16:15 , Processed in 0.095177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